债务资讯 zhaiwuzixun
联系方式 Contact

苏州虎哥讨债公司

手机:18368333139 (张经理)

地址:颐高广场

网址:www.bltaozhang.com

搜索 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债务资讯 > 债务新闻

为给丈夫治病欠债10多万 女子缝补洗衣7年替夫还债

2017/12/15 9:58:24点击:

为给丈夫治病欠债10多万 女子缝补洗衣7年替夫还债

核心提示: 在本溪彩屯华新社区和祥小区2号楼,有一间普通的小缝衣铺。缝衣铺的主人在这里一边照顾女儿,一边替人改衣服、扦裤脚、洗衣服。她这一干就是7年,曾经为丈夫治病欠下的10多万元外债经过她的努力与坚持现在所剩不多了。



就在这台缝纫机上,于桂香帮人扦裤脚、改零活,坚持7年多偿还丈夫治病欠下的外债。


一边,是撒手而去的丈夫;


一边,是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女儿,还有给丈夫治病欠下的10多万元外债……


“我要想办法还钱。”于桂香做出了选择。


于是,在本溪彩屯华新社区和祥小区2号楼,多了一间小缝衣铺。在这里,于桂香边照顾女儿,边替人改衣服、扦裤脚、洗衣服。


7年过去,于桂香终于“不愁了”:“就剩下大姑姐的了,还有1万多元。”


有情义:“再拼一把”借钱治病


于桂香说,从结婚开始,丈夫的身体就不太好,每年都得住院一两次,后来干脆就不上班了,在家照看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女儿。一家人就靠下岗的于桂香凭着自己原来在服装厂的手艺打工,维持生活。


2008年9月,于桂香发现丈夫皮肤开始发黄,眼睛也“焦黄焦黄的,身上还刺挠”。因为不疼,自己又不挣钱,于桂香的丈夫到医院简单检查了一下,也没吭声。还是于桂香觉得不太好,领着他又去了医院。


“看完片子,医生就让他出去了,我就觉得不好。”


于桂香说,医生告诉她,丈夫已经是胆管癌晚期,如果做手术,还能活一年多,不做手术,也就剩半年时间了。


尽管家里几乎没有余钱,可丈夫才47岁啊,于桂香决定“拼一把”,给丈夫做了胆摘除手术,“花了2万多,家里的钱都拿出来,再借点就凑齐了”。


然而,半年后,丈夫的病情再次恶化,“什么也吃不下去,喝水都吐出来”。


于桂香领着丈夫到了沈阳,医生告诉她,不算前期检查和后期费用,光是做手术到“下台”就得8万多元。


这时亲属间有了不同想法,觉得再花这么多钱手术也没有太大意义,也就是维持个一年半载的,还拖累家里欠下一大堆饥荒。


可于桂香舍不得,“再拼一把,不管怎样,尽力了就成”。


找了八九家亲戚朋友,凑了10多万元再次给丈夫做了手术。


这一次,挺了不到半年,第三次手术已经没人敢做了,只能下胃管直接打奶粉维持生命。


2009年9月,丈夫去世,留给于桂香10多万元的外债和23岁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女儿。


讲诚信:缝补洗衣挣钱还债


处理完丈夫的后事,于桂香开始拼命挣钱还债。


其实,还在丈夫第二次手术后不久,她就已经张罗这事了:跟物业申请,把家里一楼的阳台打开,破窗开门,开个小缝衣铺。


于桂香告诉记者,这就是向大家表示个态度:我在想办法还钱。


“人没了,债不能黄。人家把钱借给你了,你不能一点反应也没有,让人合计你啥也不干,怎么还钱啊?”


然而,尽管于桂香有一手好缝纫活,可现在哪还有谁自己做衣服穿呢?于桂香只能收一些缝缝补补、修修改改的小活,根本就挣不了几个钱。


于桂香说,如果不是需要照顾孩子,自己到外面打工,一个月怎么也能挣个两三千元,可坐在家里,本身活就少,又都是附近的邻居,还指着大家常来,价格相对就要低,一个月也就千八百元的。


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还上债呢?于桂香又增加了洗衣服的服务项目。


因为没有钱购买干洗机、烘干机等设备,于桂香洗衣服都是用手洗,也只能接水洗的活。


虽然这样每个月收入增加到了2000多元,可是常年用冷水洗衣服,连凉带累,于桂香的双臂都患上了严重的风湿,发作的时候,晚上睡觉翻身都会疼醒,双手也开始发抖,穿针引线也变得费劲了。


于桂香最喜欢的就是每年春节前那两个月,活多啊,“每天基本都得干到半夜,一个月能挣3000多元呢!”


于桂香说,欠下的外债其实没有账单,不过这些账都在自己心里。她坚持每个月至少要存下1000元钱,“够一个顶一个,先还同学朋友、再还亲戚。有条件了多少给点利息,意思意思,毕竟人家钱能借给咱就不容易”。


剩下的钱不够花怎么办?于桂香说,一是省点花,再一个就是多接活,“进门就没有往出推的活,只要能干,多累都接”。


看长远:为了女儿不能累趴下


于桂香陪着女儿一起学习“养生三字经”。


3月7日下午,记者在于桂香的小缝衣铺见到了她,55岁的她看上去并没有实际年龄大,人也很精神。


她说,一个是因为现在外债基本还完了,不愁了;再一个是从前年开始,她注意自己的身体了。


于桂香说,之前为了尽早还完债,拼命干活,结果腰脱累犯了,3天没开开门,躺下去翻不了身、爬都爬不起来。


让于桂香记忆最深的是“想要上厕所,好不容易站起来了说啥也动不了了,就那么站着,尿了一身”。


于桂香说,打那以后就想明白了,自己可千万不能累倒了,“别说还债,连孩子都没人管了”。


现在,于桂香不再接洗衣服的活了,“胳膊不行,再加上我也要领退休金了,债也还差不多了”。


让于桂香欣慰的是女儿很懂事,来人去客都知道打招呼问好,有时中午忙得顾不上做饭,给她正好的钱,也能去帮着买碗冷面。


“小时候抱着她到吉林婆婆家农村念了3年书,后来本溪有学校招生又回来念了7年,虽然智力差,20个数以里的加减法都算不明白,但手挺巧的,自己能绣十字绣,还在学习沙画呢。”


好在苦日子就快到头了,于桂香说,把大姑姐的钱还完就算是无债一身轻了。到时候,她要领着女儿出门旅游、参加沙画比赛,因为这些年为了还债,她就没出过远门。